張子枯.

我在每一个梦里慢慢看清你的样子。

【六爻】文字整理

M-Y:

——六爻
 
○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——无形无束,可周旋于风,来时其渊兮也,去处其无边也,
 
 
○唯有不周之风扶摇直上,腾天潜渊。
 
 
○第一式鹏程万里,少年人意气风发,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雄心万丈。 第二式上下求索,漫长而痛苦都含在目不斜视的刚硬剑招中。 第三式事与愿违,通天彻地,也不过洪荒蝼蚁,固若金汤,不过浪头沙屋。第四式盛极而衰,三起三落,仍然逃不脱这条源远流长的宿命。 第五式返璞归真……
 
 
○都是两处茫茫皆不见,从来处来,往去处去罢了。
 
 
○落在一片莽莽苍苍的世道上、茫然失怙的措手不及。
 
 
○光华内蕴,恍若有灵。
 
 
○利器若沾血太多,必成凶器,凶器造业无数,必有怨心。
 
 
○茫茫沧海,萧疏天路。 人间聚散,忽然便如浮
 
 
○处处是绝境,处处有生机。
 
 
○人一生所求,不也就是披星戴月、风霜满身地回家时,有人怒气冲冲地从里面拉开门,吼上一句“又死到哪去了”么?
 
 
○海天一色,两处皆是茫茫。
 
 
○上扶摇,下青龙,执霜刃,落银刀,荒岛上的顿悟,师兄领口的兰花,聚灵玉中的苦挨…… 诸多种种,并非前尘。
 
 
○百年风波过,换了一重人间
 
 
○聚幽冥之阴,融千人血气以为躯,化神魂万条,鬼道独尊……
 
 
○暮色低垂,面前的人仿佛是心魔所化,落地成寒夜千张画卷里分毫毕现的模样,顷刻便将他的三魂惊散了七魄,只一眼,严争鸣就已经将周遭种种全都忘了个干干净净。
 
 
○临千丈之渊,自高处下探,有深潭百顷,近玄色,幽静如墨玉。
 
 
○朱雀者,南向负火而生,灼灼烈烈,为众禽之首。
 
 
○外有天大地大,我独身陷囹圄。
 
 
○纵有万古云霄,一家一国的兴衰重要么? 横有千人往复,一人死生与宠辱重要么?
 
 
○洪荒千年的寂寞只融化在一个人身上,相依为命久了,牵绊早已经深似北冥之海,只多看那个人一眼,心里就是一片草木荣华。
 
 
○坠地作古,来也是苦,去也是苦;破釜金钟,穷也匆匆,富也匆匆;东面刮狂风,西面落骤雨,哗啦啦改天换地逞英雄气,也就是场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戏;不如当个活王八,吞一口江河湖海,吐一个千秋百代……
 
 
○每代必出之妖邪,逢魔必斩之祖训。
 
 
○世上的事,只要不违道义,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。
 
 
○哪里有七情六欲,哪里就有水深火热。 活着的滋味不外乎如是。
 
 
○年华流过,便是已经死了。
 
 
○‘有来无回莫回首,落子无悔不悔台’
 
 
○无中生有,绝处进境……真是了不起,不愧是连天劫也毫不畏惧的人。”
 
 
○他的话没能说完,程潜突然用力将他抵在墙上,豁出去似地低下头,亲了他没来得及闭上的嘴。
 
 
○“你一天到晚好吃好喝,除了败家就是臭美,鬼才可怜你!我就是喜欢你,想要你!这还要我怎么说!”
 
 
○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。 分散逐风转,此已非常身。
 
 
○“师兄,我不怕天劫,只怕你。”
 
 
○“完了,万劫不复了。”
 
 
○扶摇自古走人道,不必听天命,
 
 
○三千大道,若你足够疏阔通达,总有一天能殊途而归,
 
 
○“什么?那不就剩下我一个人让你折腾了么?我还是抓紧自我了断吧。”
 
 
○千头万绪,不必言明,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。
 
 
○没有人与他轮流执剑、彼此护卫,他独自背负着无处诉说的非分之想,在心魔与良心的双重拷问下,背离尘世,踏血而来。
 
 
○劫难像一把燎过平原的大火,无情又无法抵挡地碾压过去,将一切都焚毁在灰烬里。 唯有细草嫩芽,死寂过后,依然默默地萌生在春风里。
 
 
○这一代的扶摇派,人丁不算很兴旺,实力却是空前的强横,有剑神域的剑修,有历经天劫的半仙之体,有继承了三千年妖丹的水坑,最不成器的一个九连环道都已经修出了元神……更不用提如今远在南疆、震慑一方的大魔头韩渊。
 
 
○仿佛甜只有一瞬,苦却苦了很多年。
 
 
○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 想必若能死而无憾,就算是飞升了吧。

评论

热度(229)

  1. 一口杏鲍菇的小甜甜M-Y 转载了此文字